hg6686集团

宝马你是傻呢是傻呢还是傻呢?光束汽车项目或将前景暗淡

  原创车界微视昨天我要分享

  咱们村儿的大妈们都知道,村儿里的事儿,村委会那几位爷说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的,但隔壁村儿李小二说的咱们村儿的事儿,十有八九假不了。

  昨天,网上传出,外媒报道,宝马长城合作的光束汽车项目,长城与宝马在一些基本问题的谈判上已陷入僵局,派驻宝马工程师赴中国参与研发的长期计划也被取消。来自德国慕尼黑的内部人士甚至认为,合资项目 “极有可能面临失败的危险 ”。

  虽然官方已采取“辟谣”的常规操作,但有分析人士认为宝马总部换帅将有可能导致该项目的搁置。

  车界微视认为,由于市场变化、双方的心态和利益考量,即使该项目不停摆,以后也将会是命运多舛。

  

  纵观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这几十年的历史,中外合资无一例外的是“外强中弱”。中方在合作中基本上都缺乏真正有价值的输入,乐于且只能作为承担产业政策规定的那50%的内资出资代表;然后,中方象征性地派出一些资方代表,但技术、财务,甚至销售等核心业务都由外方主导,中方躺在外方怀里挣钱。即使近年来,随着自主品牌的崛起,中方在合资公司中的发言权有所增大,但外方强势主导的基本格局并未改变。

  此次涉及的所谓“光束汽车”项目,就是迫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政策压力,宝马急需扩大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但宝马自身高昂的运营成本,导致其很难在本来就比传统车贵一大截的新能源汽车上在短时间内能取得量的突破。于是乎,宝马就想采用比较成熟的mini平台改造一台便宜的电动车,找一家成本控制能力强的代工厂,生产出性价比有竞争力的产品走量。

  简言之,所谓“光束汽车”,对于宝马来说,就是mini电动车的便宜代工项目。

  

  据车界微视了解,与长城正式合作之前,宝马在国内找了N家整车企业谈过此事,最后选择长城,应该是看重长城作为民企的灵活机制,以及高超的运营能力,即能满足其成本要求,也有一定的质量保障。长城汽车愿意与宝马合作,对其品牌提升极有帮助,也想获取一个相对稳定的利润“奶牛”,同时,不排除,长城希望从合作中学习到自身缺乏的体系、研发、质保等经验。

  以上,就是宝马、长城的各自算盘。双方在前期看似抓住了主要矛盾,但有些看起来的“次要矛盾”将会难以调和,并决定合作项目的最终走向。

  首先,长城的成本控制能力在光束汽车项目中难以复制。

  为什么前些年长城的盈利能力那么强?成本低啊!主要是四方面:逆向研发成本低、营销成本低,销量规模大带来的单车成本摊薄能力强,超强的“灰色成本”控制能力。近年,在加大正向研发,加大营销力度之后,长城在这两方面的成本其实已经不低了。

  光束汽车项目的产品研发不出意外应该是宝马主导,这就决定其研发成本不会低。营销成本,如果按照宝马豪车的经营套路,也不会低。产销规模,鬼才知道什么样子。“灰色成本”,这个不好说。也即,长城汽车成本控制能力强的四方面,有研发和营销两方面难以复制到光束汽车项目,生产成本和灰色成本两方面存在极大变量。

  也就是说,宝马能否从合作中达到其以低成本快速、大规模上电动车的目的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长城不是乖宝宝敖丙,而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

  对宝马这个蒸蒸日上的超强势豪华品牌来说,在顺利砍下华晨宝马合资公司中的中方伙伴25%股权后,其对主导中外合资项目更有信心,铁定会要求绝对主导光束汽车项目。同时,与几乎所有合资车企一样,宝马在技术质量、管理体系等方面也会对中方“严防死守”,免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但是,宝马算盘打错的是,现在的长城汽车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长城不会像华晨一样做一个安静的“傍款男”。长城并不缺钱到非要搞一个合资项目来输血的地步,光束汽车项目对其品牌提升到底有多少帮助也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相对明确的是,如果能从光束汽车项目中锻炼一批人,学到一些经验,才是最实在、最可见的。长城在合作能够直接、深度学习,与挖几个宝马高管、工程师来工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然而,长城可能最希望得到的,却是宝马最不希望给予的,也是华晨与宝马合作这么多年基本上没得到的。传言中双方谈判“陷入僵局”的基本问题应该就是涉及到核心技术、标准等的开发、订立、输入、管理等方面宝马愿意让长城参与程度的深度和广度。这些基本问题决定宝马在合作项目中可能直接“教会”长城多少。

  第三、宝马的独立发展冲动难以遏制。

  以上两方面说明项目并不一定会朝着双方预期的利益诉求方向发展,双方从中的获益变数太大。同时,在特斯拉突破外资车企独资的政策限制之后,宝马与所有外资车企一样,都会有独立发展的冲动。既然和长城合作并不必然得到自己想要的,还要付出更多的沟通成本以及未来可能的收益分成,为什么不自己干呢?

  对于宝马来说,独资在中国发展是迟早的事。如果我是宝马的决策者,将非常乐意先把mini项目作为一个试点,在中国独资发展,以单点、小规模的项目来积累独立发展的经验,然后有计划的把业务范围扩大,逐步侵蚀合资公司的地盘;最终,如果华晨宝马那边甩不掉华晨,就把mini这个试点做大来替代之。

  第四,投钱新建工厂,宝马你是傻呢?是傻呢?还是傻?

  当前,中国汽车销量下滑,产能过剩明显,一大批将死的车企正“嗷嗷待哺”,急需新产品、新品牌、新项目的导入。作为只有一家合资企业、自带光环、蒸蒸日上的宝马,找他们去整合过剩产能的中国车企、地方官员不说成千上万,一个师的人还是凑得起来的。

  如果宝马要去整合一家现成的将死车企、几十万的停摆产能,现有土地、现有产线、现有工人……设备不满意?没问题,给你买!厂房不符合标准?没问题,给你建!工人要培训,没问题,给你补贴……总之,宝马完全可以实现在固定资产上不投一分钱,直接拿钥匙入驻。加之,上半年,宝马的汽车业务财务数据很难看:息税前利润率为2.8%,低于2018年同期的9.2%,税前利润为14.56亿欧元,同期下滑了-66.5%。“宝马正在重新考评集团的发展政策,核算是否需要在中国再建工厂”就再正常不过了。如果真要按部就班,按照传统路数等国家批项目,然后投入真金白银的去新建工厂,宝马就真的是脑子短路了。

  

  总结:时移世易,随着中国汽车产业市场和政策大环境的变化,中外车企实力格局的重塑,车企的发展战略也必须跟上。光束汽车是一个“不合时宜”的项目,或将前景黯淡。自力更生,才是硬道理,对内对外皆适用。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